不同么?还真要吵起来啦?别的口味的饭

分享到:
 胡灵灵眼中闪过一丝恼怒,可也聪明的没有作声,至于心里怎么想的,邢璐才不在意。
  “邢小姐,你放心,小女生之间的玩笑是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队友情谊的,以后有事你尽管来找我,只要我做得到的,必会尽力。”“那就多谢文叔你了,这件事到此为止,我不会放在心上。”“那就好,也是时候出发了,那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“好,再见。”
  等那两个人走后,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王永威忽然对邢璐说:“以后你要小心那个胡灵灵,她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  “怎么说?”
  “在华山基地时我曾经和他们一同组队,在一次狩猎中亲眼看到她把一个得罪过她的女人推向变异狼群,只因为她行进中无意走在了她的前面,最后那个人尸骨无存。”
  “没有人知道么?”
  “要不是我落了东西又回头去找,我也不会看见。”
  “所以你才远离他们?”
  “是啊!我还有侄子要养,怎么能出事。”
  “这个文叔,也不能小觑。”
  “看出来了?他是胡灵灵的贴身管家。没错,就是你想的那样,这个胡灵灵是六大世家胡家的大小姐,从小娇生惯养,嚣张跋扈。她惹的祸全都是这个文叔来给她善后。”
  “六大世家?”
  “你不知道?!”看了邢璐一眼,才接着说“整个华夏有六大家族凌驾于世人之上,他们把持着国家的经济,文化命脉,连政府和军队都要给他们面子。包括有胡家,宋家,韩家,司徒家,楚家和凌家,其中又以凌家为首,司徒家和楚家次之,胡家,宋家和韩家稍逊,虽说胡家在六大世家之中是垫底的存在,但传承千年的世家之威,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。”
  邢璐正要问个究竟,张强在那边喊他们出发了。
  上了车,邢璐对王永威说道:“可以继续同我说说六大世家的事么?”
  林嘉欣和张强听到邢璐问这个,都有些惊讶,在华夏,六大世家可以说是人尽皆知的好吧?邢璐怎么跟没听过似的?!倒是王永威,看出邢璐是真的不了解情况,也没有保留,继续对邢璐普及。
  “六大世家各据一方,同气连枝,相互守望。不过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,只是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和谐。他们之间隐隐存在竞争,都想要那六大世家之首的名头。其中又以胡家为最,因为胡家和凌家相距最近,两家又有宿怨,所以斗得难解难分。无奈所有的生意凌家都压胡家一头,胡家不服气,处处找凌家麻烦,但是技不如人,百年来胡家在凌家手中吃过不少的苦头,以至于胡家日渐势微。胡家一直视凌家为最大对手,只是这一代的凌家接班人凌天实在优秀,任是胡灵灵的哥哥胡文泽天资卓越,却始终差凌天一线,所以那胡文泽把凌天视为他人生的头号敌人。”
  “大灾变后,在华山基地的韩家最没有野心,只偏安一隅,在华山基地也不参与基地管理。宋家是有心无力,年轻一代没有一人可以独当一面,只年逾六十的老家主宋万山苦苦支撑。司徒家在天佑基地,楚家在安南基地,凌家,就是凌天基地。其中只有凌家,完全掌控着整个凌天基地,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。其余两家都是和军队共同掌控,并不是说司徒家和楚家没有那个能力,只是现在两家的年轻一辈继承人对权势没有那么热衷罢了。”
  “韩家?韩以风?”
  “是啊,认识?”
  “原先是在一个佣兵队的。”是了,在邢璐看到的那本小说中,说他出身名门,在华山基地地位超然。只是小说中只描写了他们在华山基地的事情,到最后两人在华山基地结为连理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所以邢璐才想着要离开那里,远离女主。
  “凌家的凌天,胡家的胡文泽,司徒家的司徒南风,楚家的楚煜,韩家的韩以风,再加上宋家的宋之轩,在末世前并称为‘朝阳六子’风头无人能及。”
  “只是那宋之轩,惊才绝艳,家族中无人与之比肩,但为了红颜,舍弃了江山,被宋家逐出家门。所以现在宋家才淡出人们的视线。”
 
 
第二十二章 秘史
  “韩家的韩以风,现在有了邱琳,也不复当年的风采了吧?!”林嘉欣插话道。
  “是啊,不都说‘儿女情长,英雄气短’么!”连张强对这些事情都如数家珍。
  “就是不知道其他人长什么样,是不是同韩以风一样英俊。”林嘉欣憧憬道。
  “别说是你了,好像六大世家彼此之间见了面也会不认识的居多吧?只除了家主和家族事业里的执行人需要抛头露面,家族里的年轻一代,尤其是下一任继承人在他没有继任家主以前,甚至是同一家族的旁支连相貌都不会知道的好不好?他们出现时都会戴上面具的不是吗?”
  “这么神秘?那他们怎么成为‘朝阳六子’的啊?”邢璐十分不解。
  “他们的事迹啊,所取得的成就啊!不一定非得要露脸才能办的到吧?何况六大世家传承千年,优胜劣汰,样貌又能够差到哪里?单凭现任家主和家主夫人的长相也能猜出一二吧?”
  “我说妹子,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?这些在华夏比明星事迹还要普及好吧?”心直口快的他忍不住问邢璐。
  “我。。。一个多月前得了场病,忘记了一些事情。”邢璐只能拿出‘百试百灵失忆说’。
  “原来是这样,我说你怎么对这些事情没有留意呢,在华夏,可以不知道元首是谁,不可以不知道六大世家是哪几个,虽然你一辈子可能都见不到六大家族的人。不过,我们这不就见到了一个世家小姐?”
  张强大咧咧地,没有想那么多,而王永威听后,却皱眉不语。
  几人又叽叽喳喳地聊了很多世家秘辛,真假不论,倒真是精彩绝伦,简直可以比拟狗血电视连续剧。
  据林嘉欣说,凌家和胡家交恶,不止因为抢生意,在一百多年前两家甚至还有姻亲,这在世家之中也很常见,两个家族的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结为秦晋之好,既能够拉近两家关系,在自家有需要时寻得助力,又可以扩展自家人脉,提高在外谈判时的筹码,使自己家族能够更进一步。
  但两百多年前,凌家当时的家主凌云飞同胡家二小姐胡茵结婚后,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。
  凌云飞本身资质一般,体弱多病,只是他的父亲,也就是上一任家主凌炎彬帮他打下的基础太好。而凌炎彬本身又是独子,没有兄弟,他自己所生的孩子中又只有凌云飞一个男孩。因为凌炎彬对家族的贡献巨大,家族长老不好剥夺凌云飞的继承权,他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凌氏的掌权者。
  在他和胡茵结婚后,很快地第二年胡茵生下一个男孩,取名凌睿临。这凌睿临从小机灵活泼,智力超群,让家族长老们很是满意。就想着凌云飞能够守护好祖上家业,等凌睿临长大后继任家主,便能够带领凌家登上新的台阶。
  但好景不长,凌云飞的身体在胡茵生下凌睿临后一日不如一日,竟在凌睿临十岁那一年撒手人寰。而家族长老觉得凌睿临天资聪慧,潜力无穷,仍然让小小年纪的他继任了家主之位。
  凌睿临别看年纪小,但处理起家族事物却游刃有余,公正严明,慢慢的凌家在凌睿临的带领下日新月异,更上一层。
  但再精明他也只是一个孩子,父亲早逝,母亲在他的心里就显得比以前要重要的多了。在一些事情上他就会不自觉地想要听听母亲的看法。胡茵在一开始时还好,只会在儿子没有决断时在旁给出意见,并不勉强儿子一定要听她的。但当她的意见被采用的越来越多,她的心里竟生出了一股指点江山的豪情来。有时要是凌睿临没有听从她的建议,她就会特别不高兴,过后千方百计让他改变主意。
  做为儿子,凌睿临觉得应当尊从母亲,只要不要是太过分,都会去按胡茵说的做。但是她越来越过分,渐渐觉得自己只能够在幕后出主意太憋屈了,她要走到台前,让人们仰望!
  胡家家主,她的哥哥胡承刚早就看出妹妹的野心,不止不劝阻,还明里暗里地鼓动她。想着能够从凌家得到更多的好处。他暗示妹妹如果以后有什么变故,娘家是会站在她那边的,但相应地胡家要得到好处。
  得到哥哥支持的胡茵,自以为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了。她和胡承刚商定了事成之后的利益分配,然后就选了凌睿临外出的一天使人绑架了他。当他们接到手下打来的电话后,两人拿着胡茵骗自己儿子签好的代理书出现在凌家,妄图全权掌控凌家.只是没想到凌睿临早就预见到了一切。他装作被抓只是不相信自己的亲生母亲真的会利用他。而他的母亲却让他失望了。
  事件到了最后,阴谋没有得逞的胡茵只能灰溜溜地跟着哥哥回到胡家。凌睿临对外宣布同她断绝母子关系,从此和胡家再无联系。
  虽然他没有公布原因,但各个世家之间还是知道了真相。为了不重蹈凌家的覆辙,防患于未然,各家也不再同胡家联姻,发展到后来成了各大世家之间都不再联姻。虽说有点因噎废食,但谁也不会拿自己家族的未来去冒险。
  各个家族的年轻一代更是被保护的滴水不漏,在不得不现身的情形下,连样貌都会保密。所以就算是同为世家子弟,见了面也可以说是陌生人。
  “现在六大世家的家主夫人大都是平民出身,顶多就是个不上台面的小世家而已。”
  “这样也不是坏事,至少给我们这样的小家碧玉幻想的机会不是?或许哪天谁就成了世家夫人呢?”林嘉欣对邢璐眨眨眼。
  邢璐一听就笑了,“别带上我,我对成为什么家主夫人可没兴趣。”
  “什么呀,咱不就是说说嘛!世家规矩太多,一般人可胜任不了。”
  邢璐报以微笑,不再搭话。
  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的邢璐自是不会有那样不切实际的妄想。她现在的目标很明确:离女主邱琳远远地,然后仔细看看这个世界,最后没有牵挂地修炼直至飞升。
  或许这个目标很难实现,但她愿意为自己的目标努力。
 
 
第二十三章 安南基地
  虽然王永威让邢璐小心胡灵灵,但这一路上她却没有对邢璐做任何事情。惹得邢璐都有点怀疑那个刁蛮小姐是不是也被人夺舍了。但邢璐心里清楚,如果觉得没有必要,王永威是肯定不会乱说话的,所以她时时提高警惕,从没有放松过。
  他们这一路大都是在城市里穿梭,没有森林,也没经过山地。一路有惊无险地穿过几个城市,邢璐一行人在半个月后到达安南基地。
  如果说华山基地是一位性格坚毅的硬汉,安南基地给邢璐的印象就是温婉可人的小家碧玉。
  除了同样的基地外围高高的围墙和基地里早已绝迹的植被,两个基地的建筑天差地别。华山基地的建筑厚重,朴实,规整,像是经过训练的士兵。而安南基地的建筑则是轻巧纤细,玲珑剔透,就如末世前在街上随意行走的婀娜女子。
  同样是大灾变后重新建立起来的栖身之所,可见南北方差异多么明显。一行人走在街上,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或匆忙或悠闲地经过,宛如隔世。
  林嘉欣在回来之前,通过基地间的卫星电话和自己的父母联系过了,知道现在他们住在B区的407号。
  何磊他们的队伍要在这个基地停留一个星期,和队伍里其他要接着走的人约好七天后在基地门口汇合,就宣布自由活动。林嘉欣坚持和大家一起去找暂住地,说等着都安顿下来后请大家去她家做客。
  几人来到安南基地的行政管理大厅,在大厅的东北角看到了住宅登记处的牌子。长相甜美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他们,在她的推荐下,几人选了同样在B区的一棟住宅。由于是短期居住,房租比长期的稍贵些,七天的租金就要三枚四级晶核。
  交上晶核,拿到钥匙,王永威提议:“我们去基地食堂去吃饭吧,都挺累了,别再回去做饭了,好早点休息休息。”
  “好啊,我有好几年没有吃过家乡的饭菜了呢!”
  “我没意见,只要让我吃饱就行。”
  “我也想尝尝安南基地的饭菜怎么样。”邢璐巴不得尝尝看。
  “我要看看安南基地食堂做的饭和璐璐姐姐做的比哪个好吃!”连小华都跃跃欲试了。
  既然都没有意见,大家决定,先去吃饭,吃完饭众人把林嘉欣送到她家,然后再回租处睡觉。
  走进基地食堂,邢璐一眼就看到同样坐在大厅中等待上菜的何磊一行人。那胡灵灵看到邢璐,狠狠地剜了一眼,然后把视线放在了天花板上。
  邢璐对于她幼稚的做法视而不见,对同他们点头示意的另外几人打了招呼,几个人就坐在了离他们有四五个桌子远的角落里,点好菜,坐等吃饭。
  现在不是吃饭高峰,食堂的上菜速度很快,没一会儿,饭桌上就摆得满满当当。
  邢璐尝了一口,嗯,安南基地的饭菜还是很合她口味的。每一道菜好像都放了糖,不管是素菜还是肉菜,滋味组合在一起,甜甜咸咸的,还不错。林嘉欣不用说了,人家本来就是这个口味,小华和邢璐也很喜欢,都吃的不林姐姐的妈妈真是太热情了,我都有点招架不住了。”
  “小鬼头,你知道什么叫招架不住么?”
  “怎么不知道?刚才我们几个那样就是!”小华不服气地嚷嚷。
  “哈哈哈,人小鬼大!”
 
 
第二十四章 女主要来?!
  几人租的房子离林嘉欣家不远,十几分钟就到了。整个房子有三间卧室,张强一间,邢璐一间,王永威和小华一间。分配好房间,大家梳洗好就各自回屋睡觉。
  邢璐来到自己的房间,确定锁上了门,在房间里放了个闹钟,订到第二天早上的六点,她转身进入了胧月小筑。
  自从离开华山基地,她再没有进去过胧月小筑。最多只是在晚间林嘉欣睡着后她意识进去查看查看,收收东西而已,连修炼都是在外面。现在乍一进来,只觉得浑身轻松。
  这个世界的异能者是通过冥想和战斗来提高异能的,晶核里虽然蕴含着巨大的能量,但并不能被人体所吸收。晶核在这里,只是用来代替以前的货币,还有做为能源供应的。邢璐问过林嘉欣,问她怎样来修炼的。她回答说是在冥想时不断回想在身体发出异能时身体所产生的变化,还有异能在体内运行的路线,再遵循那个路线反复运转异能。想来她说的方法和《玲珑心法》有异曲同工的作用吧。
  在胧月小筑里,邢璐也不着急,先美美地睡了一觉。直睡到自然醒,才慢悠悠地出去梳洗。此刻外间才过去了不到半个小时,天才将将黑下来。
  等再进入空间,邢璐才开始收菜,收药,收肉,收蛋,忙完这些,才来到灵泉旁边。喝了灵泉水后,盘腿坐在旁边开始修炼。
  她发现筑基后自己对体内灵力的掌控越来越随心所欲,但进阶速度却比一开始修炼时慢了不少。从自己可以引气入体开始,只花了几个月就修炼到了筑基期。但自己筑基以来也有快一年的时间了,自己丹田内的灵力海却还是那样,没有增大,没有减少,只是比原先凝实了那么一点点,要不是用心感受,甚至可以忽略不计。或许是自己穿越而来,损伤了修为?但自己为什么没有觉出任何不适?或者是随着修为等级的提升,所需要的灵力会成倍地增加?
  罢了,不管了。邢璐决定自己该干什么干什么,不再纠结于灵力的增加减少,至少和别人相比自己还有《玲珑心法》。
  平静下来的她全身心地沉浸在了修炼里,没有发现丹田内的灵力在一点点的增加,再压缩回去,再增加,再压缩,循环往复,周而复始。
  直到外面的闹钟响起,邢璐才睁开了眼,在空间里已经过去了十**天。身体经过这些天不眠不休的修炼,不仅没有感到疲惫,还觉得精神百倍。
  邢璐没有立即出空间,坐在竹楼前的石桌旁,她拿出几份以前游历时收在胧月小筑里的小吃,一个人慢慢品尝。现在这样的东西都不能随便拿出来了,太招摇,为了以后能够舒心过日子邢璐是不会没事找事的。
  为几人做好了早餐,众人陆续地来到餐厅。经过了一夜的休息,都一扫疲惫,精神抖擞。
  “我们上午去这个基地的市场去逛逛吧,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。”王永威提议道。
  “好啊!看看这边店铺里有没有你给我们的那种药丸。别说,那可真是个好东西,我平常都不舍得吃呢。”张强举手赞成,对邢璐拿出的聚气丹念念不忘。
  “好,我没意见。”邢璐边吃边说道。
  而小华早就按捺不住,几口吃完,干脆在门口等着去了。到底是小孩子,坐不住。
  市场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近,几人步行了快一个小时才看到市场的影子。
  同华山基地里人们的步履匆匆不同,在安南基地,大部分的人都显得悠闲随意。经过了末日伊始的慌乱,剩下的这些人渐渐的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慢慢恢复了以前的节奏。
  在市场上,几人没有找到同聚气丹类似的药物,但却找到了不少卖可食用变异植物的店铺。据店家介绍,现在发现的可食用变异植物大都对恢复异能有一定的帮助,变异植物的等级越高,恢复异能的速度就越快。这一点在邢璐发现了变异葡萄能吃后,大家都预见到了,每个人都买了不少。尤其是邢璐,每种变异植物她买的都不算多,但看到的品种一个也没放过。
  在一个偏僻的弄堂里,几人发现了一个专门贩卖冷兵器的小店铺,里面摆满了各式武器。邢璐虽然还有,但还是在这里买了两把唐刀,四五套弓弩,还有大量的配套箭矢。她还帮林嘉欣选了一把看起来很是拉风的长剑。
  张强选了一把威风凛凛的圆环大刀,王永威自己没要,只是帮小华选了一把可以防身的匕首。锋利的匕首包裹在厚重的皮套里,被小华挂在腰间,稀罕的不行。
  “邢璐,小华,你们买了什么?”
  一转身看到林嘉欣和两个妇人站在一起,朝他们挥手。其中一个被她挽着胳膊的是她妈妈,另一位像是她家中长辈,面带微笑地看向邢璐她们。
  邢璐的兴趣放在了那人的身上。第一眼看她的时候会很快略过,因为她并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的长相,可以说是普通平凡的大众脸。但再看,却让人会有不自觉想要靠近她,听她教诲的**。
  林嘉欣转身对那人说了一句,那人微笑点头,她才向着邢璐她们跑过来。拉起小华就往前走“来,跟我去吃我们这里的特色。”
  “要不要去打个招呼?会不会太失礼了?”王永威问道。
  “放心,我妈和莫阿姨都不会在意的。”林嘉欣不在乎地说,“我有一个大新闻要告诉你们哦!不过我们要先去吃饭,吃完我再说。”
  “什么事这么神秘,还卖关子?”
  “呵呵,现在不告诉你!”
  “喂,你最好能憋着不说,别最后自己忍不住吃到一半就讲出来。”
  林嘉欣领大家来的是一个很小的生煎小食店,四五张桌子摆在里面就已经显得很是拥挤。不过在里面吃饭的人很多,大家坐在半旧的饭桌前大快朵颐,特别热闹。
  “这家店在大灾变前就很有名气,现在还是那么多人。”
  坐在桌前等待的时间很是难熬,尤其旁边还有别人边吃边赞叹的说着好吃。
  “算了,我还是现在告诉你们吧,省的干坐在这儿等着。”林嘉欣显然也是受不得美食的诱惑了,聊天来转移注意力。
  “华山基地的韩以风和邱琳过几天要来安南了,说不定还要和你们一起去凌天基地呢。”
  “什么?!”邢璐一听就不淡定了。
  “我也是听莫阿姨说的,她有朋友在基地管理处上班。”
 
 
第二十五章 是的!!!
  为什么?!自己已经远离了华山基地了呀!书中男女主一直在华山生活的好好的不是么!怎么会有这样的变故?低下头,邢璐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,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改变命运吗?难道是因为我想要逃开,所以命运才安排他们追过来的么?
  明明没有做危害对方安全的事,到最后却要因为对方而死,这样也太憋屈了吧!
  “邢璐,邢璐,你怎么不吃,在想什么呢?”耳边传来一句呼唤。“现在不吃,待会可给你留不住了啊!”
  把心里的想法放在一边,摇摇头,算了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反正事件的发展是不会以自己的个人意愿而改变的。
  视线放在端上来的几盘生煎上,只见一个个形态饱满的生煎馒头摆在盘中,上部撒有黄橙橙的变异芝麻屑和碧绿的葱花,底部呈金黄色,五六个连在一起,热气腾腾。
  “哦,好烫!”只见猴急的小华被烫的伸着舌头。
  “不能这样吃,你也太心急了,看着”
  在林嘉欣的示范下夹起一个在顶部咬上一口,稍等片刻啜取汤汁,再一口吃下。皮有脆有绵,馅亦烂亦酥,香气扑鼻,再喝上一口酸辣汤,回味无穷,
  “嗯~~真是不错,酱香浓郁,咸鲜可口。就是吃起来太麻烦,快了还会烫嘴。”张强赞不绝口,最重要的是不会太甜,呵。
  另两个都在不停地吃,显然连评价的话都没空说了。
  被美食吸引的邢璐也敞开肚皮,一个接一个的夹住生煎送入口中。
  直到几人吃得饱饱的,才停下来说话。
  “华山基地要来人干什么,你知道么?”
  “不太清楚,不过他们要去凌天基地,肯定是凌天基地那边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他们过去吧。额,难道说是有宝藏在那里?!”
  “嗯,想法不错。”
  “他们到来对大家来说也算是个好消息,毕竟他们的实力不错。”
  “嗯,那个韩以风还算正派。”
  “这两天我们再打听打听,应该可以得到确切消息。走吧,再去转转。”
  “唉,别呀,等等我啊,我刚才点了两百个生煎打包。”
  在几人的目瞪口呆中,邢璐等来了自己点的生煎,若无其事地收起,才出来。
  接着逛街,邢璐再没有了原先的轻松惬意,总是会想到邱琳和韩以风他们。
  她不断回想起这个邢璐在她没有夺舍时同他们两个的交集,最后发现她只是在韩以风独处的时候轻撩他一下而已。除了在狩猎队时让人看见抓了现行,并没有再过分的举动。嗯,发现这些,邢璐彻底的安心下来。以她对邱琳的了解,虽然会厌恶自己,但也不至于为了这个就要喊打喊杀,毕竟印象中她还是温婉善良的。
  转念一想,就算她真的对自己起了杀心,我难道还会一动不动等在那里让她杀么?!原来真的是自己入了魔障了!
  豁然开朗的邢璐只觉得胸中一股浊气长出,浑身上下都轻松起来。
  直到天黑下来,一行人才意犹未尽地回到住处。连晚饭也是张强请客在外面吃的,倒是让邢璐这个大厨暂时没了用武之地。对这几个伙伴,邢璐又有了新的认识。以前只认为逛街是女孩子的专利,男的一般都会避之不及。今天他们三个却颠覆了自己的认知,好么,一个个比自己还要逛的带劲呢。
  其实邢璐是冤枉两个大男人了,张强是想要看看有没有自己念念不忘的恢复药剂,才强忍着跟随她们在一个个不相干的店铺中穿行的。而王永威只是想着在这里收集些信息而已,除了小华是真心想要逛街,没有人是乐在其中的好吧!
  第二天开始,邢璐又恢复了自己死宅的作息。林嘉欣想要拉着她再去逛街的愿望再没有实现。而另几人却是每天早出晚归,不知去处,连小华都没有留下。问他们去干什么也不说,神神秘秘的。
  对此亦乐乎。只是苦了王永威和张强,两个地地道道的北方汉子,实在是吃不惯这每道菜都甜甜的滋味,连馒头都是甜的好不?!糖不要钱的吧?
  看到两个人苦着脸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菜,就是不见吃多少,邢璐拿出存货来摆上。
  “哎呦,妹子,还是你对老哥我好,要是让我整天吃这些东西,我真宁愿饿死。唉,真是吃不惯呀!甜馒头,甜汤,甜菜!受不了啊!”一连串的抱怨在张强身上还是第一次出现。
  “就是,好好的食物,弄成这样奇怪的味道。”连一向文质彬彬的王永威也跟着吐槽。
  “有什么好奇怪的?我在华山基地也是很不习惯的好不?什么菜都那么咸,你们那里是不是盐不要钱啊?!甜甜的,多好吃啊!”
  “打住,不就是各地口味菜我空间钮里多的是,想吃拿出来就是了,多大点事呀!”一看林嘉欣都要暴走了,邢璐赶紧息事宁人。
  “就是就是,反正我觉得挺好吃的。林姐姐,我可喜欢吃了。”说完还往嘴里狠狠地塞了一筷子。
  小华的表现逗乐了大家,连假装绷着脸的林嘉欣都憋不住‘噗嗤’一声笑了出来,“逗你的,傻小子,我怎么会为这点小事儿生气嘛!”
  说说笑笑间,一顿饭很快吃完,结了帐,大家步行往B区407走去。
  407在B区的西南角,是一排排规整的三层小楼。在安南基地,最下面一层都不是用来居住的,基地里空气湿度过大,底下一层湿气太重,只能放些东西,人们通常都是住在二三层。
  按下门铃,一位四五十岁的妇人下来开门,见到站在门外的林嘉欣,那妇人的眼眶刷的一下就红了。“嘉欣,你可算是回来了!”说完就抱住她哭了起来。
  一向冷冰冰的林嘉欣也泣不成声“妈,妈,我好想你呀,妈妈。”
  哭了好一会儿,母女俩才平静下来,“嘉欣,这几位是。。。”
  “对了,妈妈,给你介绍一下,这几个都是我这一路走来的同伴,队友,这是张强,王永威,邢璐,王永威的侄子小华。我能平安回家多亏了他们几个。”
  “谢谢,谢谢,真是多谢你们对嘉欣的照顾了。”听到闺女这么说,林妈妈一个劲的道谢。
  “别这么说,阿姨,我们这一路算是互相帮助,没有谁照顾谁这一说,您不用客气。”几人怎么敢当啊。
  “瞧我,光顾着说话了,你们赶快进来,怎么能一直让你们站在门口呢?你们还没有吃饭吧?走,阿姨给你们做我们这儿的特色菜尝尝。”
  “不用了,阿姨,我们吃完饭过来的,就不打扰了。”
  “那也要进去喝杯茶再走,总不能连家门都不进嘛!”
  看出几人真的是累了,林嘉欣趴在妈妈的耳边低声对她说了几句,她最后只能放几人回去了。临分手时一个劲地说改天要请大家吃饭,等几人都答应了,才放他们离开。
  “

欢迎转载非凡彩票-非凡彩票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非凡彩票-非凡彩票平台 » 不同么?还真要吵起来啦?别的口味的饭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